移动版

行政处罚、市场禁入、诉讼缠身 已亏损2000多万的凯瑞德能否翻身?

发布时间:2019-08-20 07:26    来源媒体:和讯

《电鳗快报》文 / 杨力

8月19日,*ST凯瑞(002072)收到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证监会做出如下处罚决定:一、对凯瑞德(002072)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的罚款;二、对吴联模给予警告,并处以90万元的罚款,其中作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罚款30万元,作为实际控制人罚款60万元;三、对刘书艳给予警告,并处以15万元的罚款;四、对张彬给予警告,并处以10万元的罚款;五、对刘滔给予警告,并处以5万元的罚款;六、对袁皓、吴春喜、刘俊青、刘海英、陆仁忠、张林剑、赵伟、赵发平、张福运、饶大程、程万超、何亚军、王柱、张鑫鑫、谢曙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万元的罚款。

这次处罚的由来要从2014年开始说起。

自买自卖子公司 凭空产生736.8万元收益

2014年12月1日,凯瑞德与浙江亿富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亿富)签订协议,将全资子公司淄博杰之盟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杰之盟)100%股权以11700万元转让给浙江亿富。

之后,浙江亿富亦未按照约定在股权交接完成后20日内(即2015年1月16日前)付清剩余股权收购款5265万元,也未按照约定在2015年2月28日前代杰之盟偿还对凯瑞德的应付款项。

就在人们以为浙江亿富即将违约的情况下,神奇的一幕发生了。2015年4月17日,浙江亿富在尚有5265万元收购款未支付的情况下,将持有的杰之盟100%股权转卖给鸿凯国际,转卖价格正好为5265万元,与同浙江亿富尚未向凯瑞德支付的股权收购款金额相同。

同年4月3日至22日,鸿凯国际代浙江亿富向凯瑞德支付剩余股权收购款5265万元。2015年4月29日,凯瑞德在披露的《2014年年度报告》中确认转让杰之盟股权投资收益736.8万元。

然而,纸里包不住火。经监管部门调查,凯瑞德出售子公司杰之盟100%股权事项,名义上为凯瑞德与浙江亿富之间发生的非关联交易,但实质上为凯瑞德与当时公司实际控制人吴联模之间发生的关联交易。

对于上述关联交易事项,凯瑞德未进行真实披露。凯瑞德在出售杰之盟股权事项为关联交易的情况下,在2014年12月3日披露的《关于转让子公司淄博杰之盟商贸有限公司100%股权的公告》和2015年4月29日披露的《2014年年度报告》中,并未如实将出售杰之盟股权交易披露为关联交易,相关公告内容存在虚假记载。

违规核销31笔应付账款 增加净利润1376万元

此外,凯瑞德对长期挂账的31笔应付账款进行核销,核销金额1376万元,全部计入凯瑞德2014年度营业外收入,增加凯瑞德2014年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376万元。

凯瑞德核销该31笔应付账款的理由为:“公司本次核销的长期挂账应付账款账龄较长,长期存在且无交易(四年内无交易)。对长期挂账的应付账款确认为营业外收入是为了真实反映企业财务状况,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和公司实际情况”。

尽管该公司给出的理由看上去较合理,但事实上,凯瑞德核销应付账款是违规的,并致使信息披露虚假。由于凯瑞德违规核销31笔应付账款并将核销金额1376万元计入2014年营业外收入,导致凯瑞德《2014年年度报告》披露的应付账款、营业外收入、净利润等项目存在虚假记载。

违规未披露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往来

此外,凯瑞德未按规定披露与关联方发生的非经营性资金往来。经调查,第五季国际、第五季实业为凯瑞德的关联法人。2014年至2016年6月期间,凯瑞德与第五季国际、第五季实业发生大量属于关联交易的非经营性资金往来,具体情况为:

2014年,凯瑞德与第五季国际发生非经营性资金往来借方46,153,885.44元,贷方54,178,700元;与第五季实业发生非经营性资金往来借方6,529,933.86元,贷方6,392,339.64元。

2015年,凯瑞德与第五季国际发生非经营性资金往来借方33,398,420.35元,贷方26,406,164.94元;与第五季实业发生非经营性资金往来借方26,700,000元,贷方27,000,000元。

其中,2015 年上半年,凯瑞德与第五季国际发生非经营性资金往来借方11,198,420.35元,贷方20,668,305.79元;与第五季实业发生非经营性资金往来贷方27,000,000元。

2016年上半年,凯瑞德与第五季国际发生非经营性资金往来借方35,300,000元,贷方32,621,634.02元。

对上述属于关联交易的非经营性资金往来事项,凯瑞德未及时进行披露,也未按照规定在《2014年年度报告》《2015年半年度报告》《2015年年度报告》《2016年半年度报告》中予以披露。

基于以上违法行为,证监会除了实施罚款外,对吴联模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在禁入期间内,除不得继续在原机构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原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外,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机构中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其他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除了以上处罚外,凯瑞德近来官司缠身,摊上了几场诉讼。其中包括工行德州分行起诉该公司偿还原告借款6797万元,并支付逾期利息。

虽然凯瑞德在8月19日发布公告中称原告已撤诉,但原告的撤诉也只是说明该起诉事项暂时不会对公司本期利润及后期利润产生影响。

《电鳗快报》注意打,凯瑞德7月份17日发布了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上半年亏损了1000-2200万元。以上处罚和诉讼对该公司业绩简直是雪上加霜,该公司2019年业绩状况不容乐观。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